日产前董事长入狱50天仍坚称无罪 被指让公司埋单18亿投资损失

01-09 10:23 作者:高珮莙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评论
摘要:【日产前董事长入狱50天仍坚称无罪 被指让公司埋单18亿投资损失】自戈恩被捕以来,外界对此案内情的揣测就没有停止。有人认为他罪有应得,也有人认为这背后有着浓厚的阴谋气息。但戈恩始终坚称自己无罪。东京法院证实,戈恩将被延长羁押到1月11日。到那天,检方必须以附加的指控起诉戈恩,否则必须让他离开,或者以其他有关联的理由再次逮捕他。(财经天下周刊)

身陷囹圄50天后,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出现在东京法院听证会上,身穿塑料拖鞋和深色西装,没有打领带,戴着手铐,腰间系着绳子,看上去比入狱前消瘦和憔悴了很多。律师称,他在拘留期间暴瘦,体重已减轻了10公斤。

一大群记者围在法院大楼外等待,有人扛着摄像机,希望拿到第一手信息。成百上千人排队抽签,幸运者可以成为14名旁听席中的一位。

当地时间2019年1月8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开庭举行了针对戈恩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的特别聆讯,这是戈恩被捕50天以来首次公开露面。尽管他在这场历时1个小时的听证会上只有10分钟的发言时间,但至少,他终于有机会在法官面前自证清白。

不久前,戈恩还是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位高权重的掌门人。2018年11月19日,因漏报收入、将私人投资损失转嫁给日产汽车、滥用权力、挪用公司资金等受到指控,戈恩在东京羽田机场被当场逮捕。此案震惊了整个汽车行业。根据东京地方检察院的指控,戈恩涉嫌在2010-2014财年少报约5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薪酬。12月10日,他又被检察官怀疑在2015-2017财年再次少报超过40亿日元薪酬。

此外,日产汽车内部调查人员也列出了他在数年间的诸多“罪状”。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戈恩还涉嫌在2008年10月前后,让日产汽车承担他个人投资的18.5亿日元亏损,并在2009年6月到2012年3月要求日产分4次,将1470万美元汇至相关银行账户。

如果上述罪名成立,戈恩将面临10年监禁。但截至目前,他仍然坚称自己清白。

1月8日的听证会一开始,现场所有人就收到了这份戈恩事先准备好的发言稿:“我一直行事正直,在我几十年的职业生涯中,我从未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我受到了不公正的指控和拘留,这些指控毫无根据。”“与检方的指控相反,我从未从日产公司获得任何未经披露的薪酬,也从未与日产签订任何具有约束力的合同,以获得不经披露的固定数额的薪酬。”

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甚至毫不忌讳地假设,“如果我今天去世,我的继承人能要求日产支付除我的退休津贴之外的任何费用吗?答案非常明确,绝不可能。”

这次听证会是应戈恩律师要求举行,他还将在当天下午举行的发布会上为戈恩辩护,这也是戈恩被捕以来首次公开辩护。

没有人知道,这位大声疾呼自己“无辜”的嫌疑人,在这次听证会上的发言以及随之而来的舆论风向能否如他所愿,成为案件的重大转折点。

被保释机会仅三成

这50天来,原本住惯了豪宅的戈恩被拘禁在东京北部一座12层的拘留所里,牢房只有5平方米,里面陈设非常简陋。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袭击案中的一名死刑犯,曾在这里住过。

在狱中,戈恩每天严格遵循早上7点起床、晚上9点熄灯睡觉的作息时间,白天不许睡觉,要做30分钟规定的运动,一天三顿饭,有米饭、肉类和蔬菜。为了打发难捱的狱中时间,他请律师帮忙从网上购买了十几本英文书籍。

此外,他每天都会阅读各大报纸上关于他案件的报道,关注案情进展,记下来一大堆问题等律师来探视时咨询。为了防止疾病传播,他在见访客时必须戴着口罩。

一直不被允许探视戈恩的家人认为,戈恩是日产其他高管发动的一场“企业政变”的受害者。

“日本检方希望我父亲承认自己的财务不当行为,并在认罪书上签字。”戈恩24岁的儿子安东尼·戈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是其父获得保释、离开监狱的唯一条件,“矛盾的是,那份认罪书上面全是日语,而我父亲并不会说日语。”

此外,根据日本法律规定,日本的检察官经常在辩护律师不在场的情况下,每天询问嫌疑人长达8个小时,试图逼迫其招供,这种做法也引起了外界的强烈批判。但东京地区检察官办公室副检察官Shin Kukimoto表示,没有对戈恩使用这种办法。

安东尼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他坚信父亲能证明自己的清白。“我父亲不会放弃的。他管理上市公司已有20年,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东西,他的记录无可指摘。”

自戈恩被捕以来,外界对此案内情的揣测就没有停止。有人认为他罪有应得,也有人认为这背后有着浓厚的阴谋气息。但戈恩始终坚称自己无罪,还一直迫切地想从律师处知道自己究竟何时会被保释。

东京法院证实,戈恩将会被延长羁押到1月11日。到那天,检方必须以附加的指控起诉戈恩,否则必须让他离开,或者以其他有关联的理由再次逮捕他。一旦拘留期结束,戈恩可以申请保释,但只有约30%的机会申请成功。据媒体报道,日本律师协会联合会负责此案的一名成员Yuichi Kaido表示,对指控持抗辩态度的被告人通常会被拒绝保释,理由是他们可能逃跑或破坏证据。

12月25日,被指控参与策划了戈恩延期薪酬计划的日产高管格雷格·凯利,因椎管狭窄症获得保释。在缴清了7000万日元保证金并承诺不离开日本后,他目前在东京郊外的一家医院等待手术。如果手术进展顺利,他最早可以在2019年3月或4月出庭受审。

据媒体报道,戈恩的案件很可能由一个3名法官组成的小组来处理,不设陪审团。此类案件平均审判时间超过13个月,法官将在审判的最后一天宣布判决结果。

一旦罪名成立,戈恩可能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和1000万日元罚款,日产汽车则可能被罚款最高7亿日元。

曾为日产放弃优厚薪酬

按照戈恩的说法,他在近20年前第一次加入日产汽车并移居日本时,提出用美元支付薪酬,但对方告诉他不可能,并让他签署了一份以日元支付薪酬的雇佣合同。但长期以来,他一直担心日元兑美元的汇率波动,因为他的孩子们生活在美国,他自己则与黎巴嫩关系密切,而黎巴嫩货币对美元实行固定汇率。他希望他的收入相对稳定,以便他照顾家庭。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戈恩在日产任职时与日本新发银行签订了一份掉期合约,以保护他以日元结算的薪酬转换成美元时不受损失,其中两份合同引起了争议。一份是在2006年签署的,当时日产股价约为1500日元,日元兑美元的汇率为118日元;另一份是在2007年签署的,当时日产汽车股价约为1400日元,日元兑美元汇率约为114日元。

然而,谁也没预料到,到2008年10月金融危机时,日产汽车股价跌至400日元,2009年2月又跌到了250日元,比峰值下跌了超过80%,而日元意外升值,日元兑美元的汇率跌破80日元。这意味着戈恩的账户缩水了近1700万美元。当时,整个银行系统都被冻结了,银行要求戈恩立即增加抵押品,否则就将关闭账户,而他根本没有能力支付。

就这样,戈恩面临着两个严峻的选择。一是辞去日产汽车的工作,用立刻就能拿到的退休津贴来做担保,但他出于道义不愿意在关键时刻辞职,因为“船长不会在暴风雨来临时跳船”。第二种选择是在不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前提下,由日产汽车暂时承担抵押的费用,他同时从其他渠道寻找资金。他选择了后者。

与此同时,戈恩安排沙特商人哈立德·朱法利介入,用朱法利自己的资产作为抵押,以帮助戈恩得到新发银行的新的贷款额度。此后,戈恩动用了CEO预备金,在2009年至2012年间,分4次转给朱法利名下的公司1470万美元。日产公司怀疑,此举涉嫌公器私用,回报朱法利。

这也成为戈恩再次被捕的原因。

但戈恩表示,朱法利是日产在波斯地区的合作伙伴, 日产汽车支付给朱法利的业务费用是合法的,用于疏通日产汽车在中东的零售渠道。 朱法利的公司也在一份声明中称,日产向其支付的所有款项都是用于合法的商业目的,是为了支持和推广日产在沙特的商业策略,包括报销商业费用等。

戈恩还在辩护中提到,他担任日产CEO期间,有4家大公司试图挖他,其中包括福特汽车和通用汽车,而且给出的条件非常有吸引力。但由于日产汽车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放弃日产而转向其他的机会。但无论如何,如果去了其他公司,他会得到更高的薪酬。

“我用了20年的时间重振日产,并建立这个联盟。我日以继夜地朝着这个目标(重振日产)努力,与全球勤奋的员工肩并肩战斗。我们直接或间接地在日本创造了无数就业机会,并重建了日产作为日本经济支柱的地位。”在此期间,日产从1999年的负债2万亿日元快速发展至2006年底的现金流1.8万亿日元,资产增长了两倍,日产汽车也进入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等新兴市场。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在2017年成为全球第一大汽车集团,年产量超过1000万辆。

“与日产全球无与伦比的员工团队共同收获的这些成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快乐,仅次于与我的家人共享天伦之乐。”戈恩称,他对日产有一种真挚的爱和欣赏,他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让日产变得更强大,重新成为日本最优秀、最受尊敬的公司之一。

联盟内部“去戈恩化”

案件真相究竟如何,目前仍是一团迷雾。但在戈恩被捕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他曾经一手建立的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内部,形势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据媒体报道,日产首席绩效官、前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穆诺兹(Jose Munoz)已经“被休假”,“以便他帮助公司专注处理这一特殊事件”。穆诺兹2004年在欧洲加入日产汽车,2018年4月,这位被视为戈恩亲信的外籍高管被委派担任日产汽车公司首席绩效官和执行副总裁,同时兼任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

日产人力资源主要负责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高级副总裁阿伦·巴贾杰由于被视为了解戈恩复杂薪酬计划的关键人士,也被公司发公告宣布休假。有知情人透露称,“巴贾杰正在为日本检察官提供相关信息”。不过,2018年12月,巴贾杰在位于日本横滨的家门口告诉追踪而来的媒体:“我与此事无关,无可奉告。”

“两人皆于戈恩时代进入日产,是前任老板的拥护者,穆诺兹被认为是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的继任者。”日产内部人士称,边缘化穆诺兹和巴贾杰的真实目的,是要“清理”戈恩时代的外籍高管。

而这一切,也许只是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去戈恩化”的开始。

随着戈恩在日本面临越来越多的法律困境,一开始力挺戈恩的雷诺也开始犹疑不定。日本及法国公司的高官们已陷入不确定和不信任中,尽管很少有人公开谈论两家汽车制造商之间的巨大裂痕。

在公开场合,日产汽车仍然致力于维护联盟关系。日产汽车发言人表示,联盟的持久性是一个事实,不是任何人可以反对的,分开不可想象,也会给两家带来伤害。日产汽车一直希望直接向雷诺汽车董事会成员提出对戈恩的渎职指控,但雷诺汽车已经拒绝。雷诺汽车要求日产汽车拿出证据,通过公司法律渠道解决。

2018年12月底,日产汽车CEO西川广人在雷诺-日产有限公司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总部,与雷诺汽车的代理CEO蒂埃里·博洛雷见面。这是戈恩被捕以来双方高层首次会面。会谈具体内容不曾外泄,但西川广人认为,双方谈话“积极有成效”。

据媒体报道,法国政府正在质疑戈恩能否继续执掌法国最重要的制造企业。接近雷诺领导团队的人士透露,戈恩将把大部分时间花在为自己的财务不当指控辩护,而不是好好经营公司。

法国官员曾公开表示,戈恩应该得到公平对待,并有机会为自己辩护,尤其是考虑到他长期为雷诺效力。但另一方面,法国政府无法违背民众意愿,公开保护富人。

1月6日,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法国政府要求雷诺公布雷诺-日产联盟的高管在薪酬方面的细节,并呼吁雷诺提高公司运行的透明度。

他在接受法国欧洲广播电台采访时说,按照无罪推定原则,目前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要求戈恩离开,但法国政府已向雷诺高层致信,要求提供关于赔偿金的全部细节,“我想知道这些钱都支付给了谁,他们是否上报收入,以及雷诺董事会是否知道他们的存在。”

(文章来源:财经天下周刊)

编辑:东方财富网

举报

全部评论 分享 0
最新
  • 最新
  • 最早
数据加载中...
点击查看更多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一键安装官方客户端

重大事件及时推送,阅读更流畅

热点阅读
国资委:进一步扩大重点领域混改试点 推进东北地区综合改革试点
国资委:进一步扩大重点领域混改试点 推进东北地区综合改革试点
中国证券网 41评论
李克强:实施好减税降费让企业轻装上阵 抓住时机合理增加基础设施等有效投资
李克强:实施好减税降费让企业轻装上阵 抓住时机合理增加基础设施等有效投资
上海证券报 66评论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准备研究推出债券ETF指数型产品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准备研究推出债券ETF指数型产品
第一财经 26评论
央行今日公开市场净投放3800亿元 连续第二日大额净投放
央行今日公开市场净投放3800亿元 连续第二日大额净投放
东方财富网 171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财经要闻
24小时点击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说点什么 ...

评论

分享 0

收藏